1. 首页 > 性格&血型

4号自我型的性格形成 - 田田星座网 四号自我型

4号自我型的性格是如何形成的呢?

4号性格有也许是这样形成的:

许多第四类型的记忆中,往往有这样的特征:幼时的世界是美好的,然后在一瞬间,生活面临了惨不忍睹的胚变,有些是因为双亲的离异或死亡而失去了父母之爱,也有些遭受家庭环境的剧变,不管剧变是否真的发生,这种失落或离异的记忆造成的创伤对第四类型而言是强烈的,由此而产生的疏离失落感使他们体验到生命是如此严酷。第四类型,他们幼时的故事都有相似之处。精神治疗医师塔玛拉,原本在巴拿马过着公主般的生活,她爸爸是土木工程师,直到她十一岁全家迁往美国,他们不再有仆人与巨宅,生活从奢华趋给平淡;某顶级私立小学校长海伦•安娜说,当她父亲收受佣金引发丑闻时,家里失去了全部钱;担任职业顾问的裘,幸福快乐地在俄勒岗的壹个农场里长大,在那年仅十二岁的他认识了壹个生命中最热爱的女宝宝,后来裘全家搬到洛杉矶,导致他多次濒临崩溃。“发生啥子事了?”第四类型通常会这样问道,“一切都到哪去了?我做错了啥子吗?”期盼一切恢复原状的渴望,掳获了第四类型的心,并成为驱使他们的心理力量。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由于失落不可避免地一再出今年他们的生活中,他们自问:“为啥子是我?为啥子会这样?为啥子是今年?”(这正是罗宾•诺活著作所用的书名。)第四类型花了不少时间试图找出失落的原因,他们习惯把失落当做私人问题,常常觉得是自己的错失,他们常常诅咒自己,命中注定将被放逐,他们害怕在某方面做得还不够:不够尊贵、不够有魔力、不够吸引人、不够有深度;要不然便是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太过深奥、太过确实、情绪太过放开,太容易受伤以及太紧张。他们的尊严受挫时,会让他们变得极端,比如变得过度威严、过度优雅、过度深奥,有时甚至还过分地爱管闲事。这些特殊的伤痛,造就了第四类型的独特,然而这些伤痛只隐藏于他悲情的深处,而不为外人所知!第四类型常常和群体保持适当的距离,在人前流露出优雅与真切。当第四类型长大成人,他们会像第六类型一样,活在负面期待的世界里。两种类型在事情顺利进行时都会杞人忧天,但不同差异在于:第六类型害怕的是被别人或被事物捉到小辫子,第四类型则害怕被忽略、遗弃、或羞辱;和第六类型相同的是,他们会牢牢地受控于也许的期盼而非事实,第四类型习惯在也许遭到遗弃前摆出防卫的姿态,防卫的方式是提升要求的门槛让自己成为杰出人才或封闭自己保持绝望的心境。“你永远达差点我的要求。”第四类型的老板会这么清楚的表达;“我永远无法被团队所知道。”第四类型的员工则这样暗想着,“他们都太肤浅、太麻木、太专注于得胜了。”第四类型情绪反应常常是矛盾的,让他人无所适从:第四类型渴望得到他所欠缺的,但一旦得到,那就不再是他所想要的了。朱尔斯•费弗的卡通角色中有个著名的全黑打扮的现代舞者——不折不扣的第四类型,“我要!我要!”连续几格连环画中她如此大喊着,慈爱的父亲把礼物与一大把钱放在她腿上:“向你吧!”她看着这堆礼物想了想:“我不喜爱了。”第四类型不会满足,他们被渴望所驱使,不因为真实拥有而感到满足。

class='a-full'>

    展开全文

id="mdier" style="display:none">

4号自我型的性格是如何形成的呢?

4号性格有也许是这样形成的:

许多第四类型的记忆中,往往有这样的特征:幼时的世界是美好的,然后在一瞬间,生活面临了惨不忍睹的胚变,有些是因为双亲的离异或死亡而失去了父母之爱,也有些遭受家庭环境的剧变,不管剧变是否真的发生,这种失落或离异的记忆造成的创伤对第四类型而言是强烈的,由此而产生的疏离失落感使他们体验到生命是如此严酷。第四类型,他们幼时的故事都有相似之处。精神治疗医师塔玛拉,原本在巴拿马过着公主般的生活,她爸爸是土木工程师,直到她十一岁全家迁往美国,他们不再有仆人与巨宅,生活从奢华趋给平淡;某顶级私立小学校长海伦•安娜说,当她父亲收受佣金引发丑闻时,家里失去了全部钱;担任职业顾问的裘,幸福快乐地在俄勒岗的壹个农场里长大,在那年仅十二岁的他认识了壹个生命中最热爱的女宝宝,后来裘全家搬到洛杉矶,导致他多次濒临崩溃。“发生啥子事了?”第四类型通常会这样问道,“一切都到哪去了?我做错了啥子吗?”期盼一切恢复原状的渴望,掳获了第四类型的心,并成为驱使他们的心理力量。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由于失落不可避免地一再出今年他们的生活中,他们自问:“为啥子是我?为啥子会这样?为啥子是今年?”(这正是罗宾•诺活著作所用的书名。)第四类型花了不少时间试图找出失落的原因,他们习惯把失落当做私人问题,常常觉得是自己的错失,他们常常诅咒自己,命中注定将被放逐,他们害怕在某方面做得还不够:不够尊贵、不够有魔力、不够吸引人、不够有深度;要不然便是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太过深奥、太过确实、情绪太过放开,太容易受伤以及太紧张。他们的尊严受挫时,会让他们变得极端,比如变得过度威严、过度优雅、过度深奥,有时甚至还过分地爱管闲事。这些特殊的伤痛,造就了第四类型的独特,然而这些伤痛只隐藏于他悲情的深处,而不为外人所知!第四类型常常和群体保持适当的距离,在人前流露出优雅与真切。当第四类型长大成人,他们会像第六类型一样,活在负面期待的世界里。两种类型在事情顺利进行时都会杞人忧天,但不同差异在于:第六类型害怕的是被别人或被事物捉到小辫子,第四类型则害怕被忽略、遗弃、或羞辱;和第六类型相同的是,他们会牢牢地受控于也许的期盼而非事实,第四类型习惯在也许遭到遗弃前摆出防卫的姿态,防卫的方式是提升要求的门槛让自己成为杰出人才或封闭自己保持绝望的心境。“你永远达差点我的要求。”第四类型的老板会这么清楚的表达;“我永远无法被团队所知道。”第四类型的员工则这样暗想着,“他们都太肤浅、太麻木、太专注于得胜了。”第四类型情绪反应常常是矛盾的,让他人无所适从:第四类型渴望得到他所欠缺的,但一旦得到,那就不再是他所想要的了。朱尔斯•费弗的卡通角色中有个著名的全黑打扮的现代舞者——不折不扣的第四类型,“我要!我要!”连续几格连环画中她如此大喊着,慈爱的父亲把礼物与一大把钱放在她腿上:“向你吧!”她看着这堆礼物想了想:“我不喜爱了。”第四类型不会满足,他们被渴望所驱使,不因为真实拥有而感到满足。